贵港新闻网

释永旭涉黑调查:因生意纠纷离开少林 涉敲诈勒索|敲诈勒索|纠纷

?

施永旭对黑人的调查:由于商业纠纷离开少林,涉嫌敲诈勒索

几十年来,施永旭从“庐山少林寺第三十三传闻弟子”成为牛新山洪江寺的住持,后来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偃师市佛教协会会长。公安机关通知后,除最早于5月停职的政协委员外,上述所有职位在短短几天内全部获得豁免,少林寺也发表了明确关系的声明。

施永旭僧人的堕落始于2019年5月12日。

当天,他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大口镇广场附近。门被密封,单位由河南省益阳县公安局封存。他的哥哥王云鹏说,同一天,施永旭也因涉嫌敲诈勒索被警方带走。

然而,经过两个半月后,施永旭的情况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7月30日晚,河南省偃师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上发布通知称,将于8月1日上午召开石永旭帮派动员会。通知的效果立即被网络放大。一方面,公开披露和起诉引发了网民对“向街头展示公众”的疑虑;另一方面,帮派领袖史永旭对少林僧人的身份做出了各种猜想。

f2ed-iatixpm6297082.jpg警方建设和检察会议的阶段在8月1日凌晨被紧急拆除。新京报记者雷延超摄影

“新京报”记者发现史永旭的俗名王云生,也就是王文生,事件发生时已有50岁。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从“少林寺第三十三传闻弟子”成为牛新山洪江寺的住持,然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偃师市佛教协会会长。

但是,在偃师市公安局通知后,除了5月份被停职的全国政协委员外,上述所有职责都在短短几天内被免除。 7月31日,河南韶山少林寺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史永旭于20世纪80年代前往少林寺,于2003年独立离开寺庙。此后,这些活动与少林寺无关。

曾签约少林寺法律物流总经理

1969年,施永旭出生于河南省邓州市九龙镇,在四兄弟中排名第四。施永旭的大哥王云鹏认为,由于他的家庭早年太穷,他经常被欺负。当他的弟弟施永旭16岁时,他从邓州一路走到登封的登封寺,前往少林寺方丈。作为一名弟子,他是雍子的弟子,现任少林寺住持的施永新是兄弟。

20世纪80年代,偃师市大口镇土生土地人,也成为少林寺的僧人。 8月2日,施永婷向新闻记者回忆说,史永旭进入寺后首先在法律物流办公室工作,然后跟着他自己的武术。

“我只是传授他的武术,我不教佛教。根据寺庙中的几代人,我应该是他的兄弟。”史永婷说,但从那以后,施永旭一直称自己为“高手”。

在武术方面,施永旭在少林Chan巴学校的入学推广中被称为“少林武术大师”。然而,韶山少林寺在7月31日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个职位从未在寺庙中设立过。在少林寺的官方口径中,施永旭曾在寺庙的法律后勤工作。少林寺的一名工作人员曾说过,他是一名小卖部,“不能称为大师”。

但是,从互联网上的信息来看,施永旭似乎一直在管理这座寺庙。少林寺官方网站“少林慈善福利基金会(1996.11-1997.1)”提到,1996年12月,施永新再次当选为少林寺事务管理委员会主任石永旭,施永干,史德阳等。大师当选为圣殿管理委员会成员。

虽然介绍性文章中的施永旭名称已被删除,但删除前的历史仍可通过百度快照看到。对此,施永旭的大哥王云鹏证实,并说从1995年到2005年,施永旭一直是寺庙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即使他在2003年离开少林寺,他的寺庙管理委员会的立场也没有立即解除。

32ad-iatixpm6297421.jpg施永旭此前曾与少林寺法律物流签约,现在已成为危险建筑。新京报记者王文秋的照片

王云鹏记得,20世纪90年代初,施永旭带着第二个王云龙和弟弟王云雷来承揽韶山少林寺的法律后勤。每年,他都会向寺庙支付一些钱,其余的钱都是赚来的。做你自己。“王云鹏说,合法物流业务非常有利可图。”(上个世纪)在20世纪90年代每天可以赚到1万件。“

在王云鹏看来,施永旭离开了少林寺,因为寺庙内的法律物流发现正在蓬勃发展,他想收回自己的生意。双方因此产生了矛盾,施永旭无法继续站在寺庙内,只能离开。

但少林寺的论点与王云鹏不同。一位在韶山少林寺待了多年的工作人员透露,施永旭多年来占据了文殊堂和发物流中心等四座房屋。石永旭曾经说过,如果寺庙要清理物品并收回房子,它将给他300万元,然后将减少到100万元。寺庙不承认要价,这些房间都放在那里。法国物流所在的房子已闲置多年,甚至已成为一个危险的房子。

针对此事,石永婷没有谈到当年的具体情况,但告诉记者,“寺庙没有让(施永旭)做法律后勤,而且在最近几年没有放弃工作。

2003年,施永旭离开了庐山的少林寺。根据王云鹏的说法,当他离开时,他并没有被驱逐出少林寺。户口仍然在少林寺住院,他仍然是少林僧人。在这方面,施永婷的妻子郭涛也表示施永旭的账号仍在少林寺。

少林寺的说法是,2003年施永旭独自离开了寺庙,随后的活动与少林寺无关。

牛心寺的大和尚

在离开少林寺之前,施永旭开始想出办法。

大口镇的文君霞和石永旭多年来一直相互熟悉。据文俊霞介绍,上世纪90年代,施永旭以自己的名义开辟了韶山寺的韶山寺。位于登封市,靠近少林18号,高峰期有四五百名学生。然而,近年来,施永旭并没有在军校投入太多精力。 “徐勇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是一名僧人。这不是一个文化上易于管理的人。”

“新京报”记者发现,今年上半年,由于缺乏法律资格,军校被登封市教育体育局批准。 5月27日,登封市民政局取消了私营非企业登记许可证。 8月3日中午,军校门口关闭,铁门内侧用塑料布密封。外人很难看到学校里面的情况。

a746-iatixpm6297718.jpg 8月3日,施永旭创办的军校门口关闭,学校名牌被取消。新京报记者王文秋的照片

除了武术学校的建立,1996年左右,施永旭也跟随史永婷到大口镇的牛心山进行了多次检查。牛新山位于洛阳市偃师市大口镇。它位于登山市的少林寺和洛阳市的龙门石窟之间。距离两地仅20多公里。牛心山上还有一个牛心寺。官方名称是洪江寺。王云鹏说,当施永旭参观牛新寺时,寺庙已经倒塌,香火稀少,没有通往山上的道路。

一些受访者表示,2000年左右,施永旭与大口镇政府签订合同,与牛新山签约70年,并开始修复洪江寺,准备找个适合自己的地方。 2003年离开少林寺后,他正式来到牛心山,成为洪江寺守门人的“大僧”。

牛新山脚下有一个山村,属于偃师市大口镇。施永旭自从在牛心寺扎根以来,在山樟村的逍遥沟附近建了一所房子。这是一幢三层高的白色别墅,风格独特。它拥有安静的环境,每天都有母亲居住。

房子前面是一个100多亩的水库。 72岁的村民,前水库管理员温绍祥说,这是1958年村集体自发建造的。村里的每个人都用水库灌溉土地。但自从施永旭来到村里后,水库就被他占领了。

8月1日,山张村村民王武生告诉“新京报”,2004年大口乡政府将水库留在了他的管理之下。主要任务是观察汛期水库的水文情况,并随时向政府报告。这项工作没有报酬,但优点是政府允许它在水库中养鱼,收获完全是他自己的。

2004年,王武生将5000斤鱼苗放入水库,并保持正常控制两年。 2006年的一天,史永旭突然对他说:“这个水库是我的,我山上的水,鱼是我的,不是你。”王武生说,史永旭没收他的鱼,没有给他钱,并打死了他。

2d66-iatixpm6298020.jpg山张村,石永旭山庄对面的一个小水库。新京报记者王文秋

山张村的几位村民说,石永旭在占用水库后切断了水库的出水口。村里数百亩农田无法灌溉,导致农田生产减少。温绍祥说,近年来,没有村民敢用水库冲洗土地。 “雨更好,干旱是干旱,收成也很差。”

作为回应,山张村村委会成员告诉“新京报”,施永旭通过大口镇的渠道与牛心山签订了合同,并未与该村进行协商。在早年,许多村民因取水灌溉土地而遭到殴打。在那之后,没有人敢和他争辩。

文俊霞解释说,此事,施永旭不仅染上了牛新山,还承包了山下的水库。水库里的鱼苗也被他放了。文俊霞还提到,炸鱼的释放是“供人们前来旅游钓鱼”,但村民不仅在水库捕鱼,还在晚上偷电鱼。

涉嫌操纵基层选举

根据偃师市公安局7月30日的报告,石永旭率领的黑社会犯罪团伙涉嫌勒索勒索,追捕,抓民,非法拘禁,扰乱社会治安等犯罪团伙。除了施永旭之外,该团伙还包括他的第二个兄弟王云龙,三兄弟王云雷和袁明山(绰号“元宇”)在大口镇元寨村。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袁明善被指定为施永旭黑人帮派的第二人。当他于5月15日被捕时,他是元寨村现任村委会主任。

据文俊霞介绍,袁明山和史永庭是高中生。袁明山在史永璞的介绍中遇到了施永旭。但温俊霞认为,这两个人只是朋友,商业交易不多。

根据元寨村委会干部的说法,村委会成员袁明山于2018年再次竞选村长。当时,为了成功选举袁明山,施永旭致电来自他自己军校的二三十人。 “村委会被占领,院子里满满的。”施永旭还派人挨家挨户拉票,说谁不投票给袁明山。

1455-iatixpm6298415.jpg史永旭位于大口镇广场附近的住所,于5月12日被警方查获。新京报记者王文秋摄影

袁明山的竞选活动并非第一次。 8月1日,大口镇焦村村主任焦吉安告诉“新京报”记者,2008年焦村村委会改变时,施永旭带着武术学校的学生到现场阻挠选举,并用汽车封锁了选举场地。门。

根据焦吉安的说法,石永旭干扰了娇村选举,因为焦吉安不同意将村里的一块土地交给他。 “那块土地已经与其他人签订合同。如果再次与他签订合同,打一个女人是违法的。”

焦吉安说,当时村委会工作人员设立了五个选举点,以阻止施永旭阻挠选举。每个选举点将投票箱钉在墙上,乡镇一级也安排在每个投票点附近。相机。 “但在五个选举点,三个选举点的投票箱被他粉碎,投票被他撕裂了。”然而,焦吉安未能提供其他证据支持上述声明。

焦吉安还表示,据报道,2010年,他贪污村里的道路建设项目,并被判处一年半的徒刑。他认为施永旭正在报复自己。文俊霞还说,报告焦吉安的人是施永旭的法律顾问(已故)。

对于施永旭的殴打和麻烦,一位熟悉当地官员官员的人说,“他正在帮助更多的人,而山上的人则相对霸道”。这个人说史永旭有一群跟随他的人(指的是武术学校的人),打人的事情不需要暂时找人。 “人们(施永旭)打得很好,他们不会伤害你,他们吓唬你,吓唬你,打你两次。”

参加“新玄Temple寺”

虽然警方被确定为与黑人有关的帮派的主要罪犯,但有些人对施永旭给予了积极的评价。

来自山张村的一位村民说,施永旭来到村里十年或二十年后,他投资修复了村里的许多道路,修复了村里的两所教室小学。施永旭的大哥王云鹏说,他的弟弟曾向贫困的大学生捐款。温俊霞说,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石永旭捐赠了100万元,但未能提供相关证据。

据河南洛阳网报道,最近2012年,施永旭已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偃师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当时,他投资1万多元,向大口镇养老院捐赠了46套冬季棉衣。

偃师市佛教协会会员曾与施永旭合作,“他有能力做事”。

偃师是洛阳市辖下的县级市。它拥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资源。玄的故乡就在这里。这座城市还有一座玄Temple寺,在20世纪90年代重建,有着数千年的历史。 2007年,偃师市委,市政府决定将玄'的故乡改为河南国际名片,并得到洛阳市的支持。根据规划,将在玄Home故里文化旅游风景区建设新的玄Temple寺,总面积8.5万平方米。大雄厅计划有六个大厅。它还计划建造一座30米高的玄Tower塔。

2172-iatixpm6298766.jpg玄home故里的一些建筑物,外墙上还有脚手架,用于建造当年,现在它已经生锈了。新京报记者王文秋的照片

据玄home故里文化旅游景区介绍,景区规划面积7平方公里,总投资7.8亿元,初期投资1.7亿元。然而,由于项目资金的问题,景区和新的玄Temple寺项目最终未完成。

8月1日,北京新闻记者在景区入口处阅读的文件表明,为了解决玄Temple寺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加快玄home故里的发展,处理债务问题,偃师市宗教局取消了此前由新玄Temple寺支持的法人资格,被委托偃师市佛教协会接管。当时,施永旭已成为偃师市佛教协会会长。

在偃师市佛教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看来,政府已经要求施永旭接管该项目,这是因为他的能力。他有能力做事。

然而,施永旭未能推动新玄Temple寺的建设。 8月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大口镇陈村镇玄家乡看到了这座广阔的古色古香的建筑,看上去距离很远,但走近了,仿古金属灯盖上金属锈渍。风景区的红色彩绘门剥落,大厅旁边的建筑物外面还有生锈的脚手架。新玄Temple寺几乎没有游客。

涉嫌勒索被捕

施永旭一夜之间就从高峰期跌到谷底。

7月30日晚,偃师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上发布通知称,8月1日上午,石永旭黑人犯罪团伙主要成员的公开鉴定在大口镇街道举行,并报告了现场披露。动员会议。

7月31日,偃师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发布了偃师市佛教协会的声明。根据声明,鉴于施永旭犯下的非法罪行,根据《偃师市佛教协会章程》的规定,理事会决定撤销武夷佛教协会第四任会长,执行董事和董事。根据《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的规定,偃师市洪江寺的住持按照程序被移除。

但是,原定于8月1日上午举行的动员会议没有按计划举行。偃师市公安局报告说,由于需要进行调查,会议暂时取消。

“新京报”记者在原来的检察机关会议上看到,7月31日晚11点,检察机关的会议阶段仍然存在。但是在8月1日早上8点,这个舞台在一夜之间被拆除了。当时,许多市民和村民因为没有收到会议的取消而赶到现场。人群和交通汇集在一起,导致交通拥堵。

c7d5-iatixpm6299131.jpg 8月1日,未收到公开披露会议取消通知的市民蜂拥而至。新京报记者王文秋的照片

同样在8月1日上午,大口镇镇政府工作人员来到袁明山被捕的元寨村。一名村委会成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袁明山参与了对黑与恶的调查,镇政府决定暂停其所有职责。

针对施永旭介入黑案的情况,“新京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获悉,该团伙的犯罪涉及盐城市,洛阳市辖下的益阳县,以及郑州市辖下的登封市。施永旭的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元。上述内幕人士表示,起初,登封警方在反腐败活动中发现施永旭的一些罪行,并准备将其逮捕。但由于施永旭在益阳县犯下罪行,由河南省公安厅指派,由洛阳市公安局查处。洛阳市公安局将此案移交给益阳县警方进行调查处罚。

2019年5月12日下午,施永旭本人被益阳县公安局工作人员带走。据财新网报道,5月13日,全国政协收到了益阳县公安局关于施永旭涉嫌犯罪的信件,5月14日施永旭的政协委员被停职。

7月23日,施永旭因涉嫌勒索被正式逮捕。王云鹏说,他目前被关押在益阳县看守所。

新京报记者王文秋雷艳超傅子阳实习生唐子凡

少林寺僧侣参与黑人事件

主编:于鹏飞